洞庭湖砖

极度低产。微博@洞庭湖砖

【南北组】落枕

*好久不见…我都要不会用lof 了
*一个放飞自我的复健小短篇,祝食用愉快

  乐正龙牙真的有足够了解乐正绫,以至于当她坐下一开口说“我昨晚都没睡好”,他就知道她已经坠入爱河。
  乐正龙牙一边这么说着自己的想法,一边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背,这种只有兄妹之间才有的默契使他感到有些飘飘然。
  当然这些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想的。
  “什么和什么啊,我就是落枕了。”乐正绫拿起桌上的水杯,正准备喝,但又突然把杯子放下,一脸“什么和什么啊”地看过去。
  失望的心情油然而上。乐正龙牙撇了撇嘴。

  乐正龙牙始终认为,乐正绫从来都不会睡不好觉,或者说,她...

游园_:

南北组图文合志《时岁行年》 十二篇独立短篇,十二幅插图,13w字,240p,量大皮实,售卖方式见宣图(图大慎点)

主催:我/月圆 /罗不老
staff:详见宣图 预售时间:11.25日(周六)晚8点至12月10日晚8点 

贩售链接:http://t.cn/RYUnmQ5 

可以先加购物车哟~ 

【通贩预售和cp21场贩前十位购买套装均送特典台历一份】

 预计12月末发货。

[南北组]信

*绫绫生日快乐!!
*日常踩死线…希望大家不要嫌弃…
*祝食用愉快

  我马上关上了书。指尖由于极大的震惊而微微发着麻。
  以极快的速度转过头向四周张望,好在同学们都赶着去食堂吃饭,画室里除了我便只有一个人在玩手机,边玩还边发出“哧哧”的傻笑。
  我略略松了一口气, 大脑依旧“嗡嗡”地响着。
  过了许久之后,我才得以真正地再次看清我手上的书,没错,是《中国白描》,我没有翻错,确实是我刚刚看见的、躺在桌子上的那本。
  也确实是乐正老师上课时拿来给我们作参照用的那本《中国白描》。
  可里面,却确确实实地,夹着一样东西。
  一样本不...

[南北组]案

*来自 @北绫 几百年前的点梗(。在这里也找得你到真是太好了_(:з」∠)_
*侦探乐正绫设定
*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(。
*注:鸱鸺:猫头鹰的一种。《淮南子·主术训》:“鸱鸺夜撮蚤蚊,察分秋毫,昼日颠越不能见丘山,形性诡也。”

  民国初年,有那么一批人,他们穿梭于黑白之间,靠头脑赚钱,大多沉着冷静,但大多也都冷血无情。
  总之没有人能够看透他们。
  谁也不知道在这样的年代里是怎么样催生出这样一批人的,直到抗日战争开始,那批人渐渐销声匿迹,也依旧没有什么人能够对于他们讲出个所以然来。
  他们称自己为侦探。
  世人则称之为鸱鸺。
 ...

[南北组]樟树

*与上一篇樟树配合食用更佳√(但愿
*是上一篇樟树的乐正绫视角
*是一篇很谜的口胡故事望各位老爷不嫌弃(。

你知道吗?其实只有人才会喝那孟婆汤,其余的世间万物,都是留着记忆的。

  “真的回不得了?”
  “回不得。”
  得到的回答还是这个。
  乐正绫叹了口气。回过头再看了看茫茫魂灵中那兀地生起的八字辫,看着它慢慢地向相反的地方移去,被冲散时那一瞬间指尖触碰的感觉又麻麻地沉淀在指尖上。
  魂灵熙熙攘攘,都在走向不同的道。
  而她也本该和天依一起,走向下一个轮回。
  “道便是道,没有走错的道理。”那个拿着小簿子的白面小鬼只是这么...

[南北组]樟树

  你愿意听我讲一个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的故事吗?

  我才刚刚搬到这里,就注意到了院子里的那两棵樟树。
  这两棵树看上去并不是谁种上去的,因为没有人会把两棵树种的这么近,近到似乎底下的树根都早已错综复杂地盘在了一起。树枝也相互交错着,几乎分辨不清。看得出树的年岁并不久远,枝干却都还是带着点青涩的,携着树叶,在风中轻晃着。
  但尤其吸引我的,却是其中一棵树顶上突然翘得特别高的一根树枝。这树枝上面也密密地长了些叶子,竟活像一根呆毛。这棵树并不比另外一棵高,树枝却努力向另外一棵顶上长过去,好似一个努力伸长手臂的人,拼命地探着身子,想保护着什么。
 ...

[南北组]虚楼

  且说在那许久许久以前的京城,有一楼,唤作醉云居。楼中人多以陪酒卖艺为生,当时倒也名扬一时。时有诗人作诗云:
  京有醉云居,罗裙戏红尘。
  桃木窗几许,卧下存芳魂。
  红门掩楼台,乐声映黄昏。
  千金得一曲,春宵化梦坟。
  但要说这醉云居是何时出现的,说来也怪,却无一人知晓,但也未曾有人觉得奇怪。好似这醉云居,本该就出现在这里,以后,也会一直在此屹立下去。因此这醉云居,也一日一日地这么热闹着。
  照理来说,一座楼出名,多事是为着其中的花魁,醉云居也不例外。只是这醉云居的花魁,有名之处便在于从未露过面。不是像其他楼里的花魁那...

闲来无事改了个图_(:3」∠)_

[南北组]一些段子

*总之是我看梁祝的时候脑子里莫名其妙蹦出来的东西_(:3」∠)_随便写的也就不要在意一些细节辣

乐正绫:师母!
师母:阿绫,看你心神不宁,为了何事?
乐正绫:弟子…(难以出口)弟子想念家乡…
师母:思念家乡就该归去!(乐正绫欲言又止)阿绫啊,师母知道你是为了何事。莫不是和那洛天依有关?
洛天依(惊):师母你怎知…
师母:你看你,果然是念书念成呆子了!这几日天依走后你这般心神不宁,师母怎会看不出?倒是你,天依是个女钗裙也不知(得意)莫担忧,你们郎才女貌,师母必做这回媒…
乐正绫:阿绫未曾不知天依是女子…可师母你…可知阿绫也是女儿身?
师母:?????

天钿(唱):前面到了一条河
释天(唱):漂来一对大白鹅
洛...

[南北组]101

*内含微量言战注意
*是中元节贺文(不
*写得不好希望打我的时候能轻一点_(:3」∠)_
*最后祝食用愉快
0.序
最近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我家门口,有一棵很老的树。
不知道为什么,每当下雨天我撑着伞站在树下时,都会产生幻觉。
身边的一切都会发生巨变,只有这棵树还在。
而我身旁,会出现一位姑娘,一席青色衣衫,灰发碧瞳,与我共撑一把伞。
我不知她名姓,只记着她唤我阿绫。并总念着一句话:
“你何时才会寻到我?”
然后一切都退去,只剩下我一个人撑着伞,眼前是高楼大厦。
心里会涌出许多许多的失望和焦急。
但这是幻觉。
真的是个幻觉吗?
1.序
自从我搬到这里以后,就总有一件奇怪的事情缠着我。
离我家不远处,有一棵很老很老的树。
不知道...

© 洞庭湖砖 | Powered by LOFTER